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媒体报道

“中国雅歌”期待更多当代原创

发布时间:2017-10-28 作者:廖薇 来源:中山日报 点击:

著名男高音范竞马:
“中国雅歌”期待更多当代原创
 
   “你知道你是谁?你知道年华如水?你知道秋声,添得几分憔悴?”一首贝多芬艺术歌曲唱罢,范竞马不做停顿,又唱起这首萧友梅的《问》,两者音乐无缝对接,只是语言有所转换。“这两首歌曲我并没有特别编排,可见,国风雅歌与德奥艺术歌曲之间的融通对话。”
  10月24日晚星期二艺术沙龙的“国风雅歌”专题独唱会上,范竞马倾情演绎了多首中国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艺术歌曲,并借此分享了他对“中国雅歌”的定义。自2008 年起,这位享誉世界的著名男高音歌唱家不遗余力地挖掘中国艺术歌曲宝藏,向世界推广“国风雅歌”。他期待,中国雅歌将与意大利的美声、德国的艺术歌曲、法国的歌唱诗、俄国的浪漫曲、英美的音乐剧并列于世界艺术歌曲之林。当西方歌唱家用标准的中文在国际舞台上演唱中国艺术歌曲之日,便是国风雅歌属于世界之时。

  “国风雅歌”期待更多当代新作
  何为“中国雅歌”?范竞马特意为他来中山的演出录制了一段开场视频,他字斟句酌地定义道:雅歌意在建立一种以中国历史文化为基础,与西方音乐艺术融通及对话、具有原创性和深度表现力的中国音乐和中国歌唱艺术。在全球化时代,以相同的层面与高度,寻找具有国际性审美尺度的艺术实体和表达方式,既可以含蓄而真实地体现中华民族内心深处高贵的文化品位,又能自然地被世界接受认同,是“中国雅歌”诞生的愿望和基础。正如欧洲音乐史的“艺术歌曲”,既是诗歌和精神深处理性的探索,也是一种浪漫而贴近心灵的诗意表达,它们都是人类共通的艺术语汇和文化宝藏。
  范竞马认为国风雅歌并不是他别出心裁的创新,他只是一名倡导者。早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中国,萧友梅、赵元任、黄自等中国近代音乐的拓荒者受西方音乐文化触动,尝试将欧洲作曲技法与中国诗词相结合,创作出一批具有浓郁民族风格特色的中国艺术歌曲。“他们都是哲学家,作品单纯,看似简单,但实际富有思想深度,有着丰富的内涵和情怀。”
  在范竞马看来,萧友梅他们的创作基于深厚的中国文化底蕴,是自然而然的中西合璧,毫不造作。他从大量文献资料中发现许多尚未广为人知的优美歌曲。当晚,他演绎了其中的《问》、《玫瑰三愿》、《听雨》、《花非花》、《过印度洋》、《思乡》。这些歌曲,不仅抒发了创作者的情怀,也勾连起他本人的回忆。感同身受的范竞马在演唱中融入真挚的情感,也引发了听众强烈的共鸣。
  从他的演唱中可见,艺术歌曲演唱并不受男女声部限制,艺术歌曲的演唱和伴奏是完整的有机体,他特意重复演绎了《过印度洋》的结尾,提示听众感受:当歌声远去,情感的波澜仍在钢琴如肖邦式的独白中继续推动,诉说依依不舍的惆怅。
  范竞马说,“雅歌”的核心是“雅”。它是通过文人内在世界的袒露和返璞归真的咏唱,在诗性的歌唱中,把对汉语的演唱审美提升到美学的高。他希望能将中国的歌唱艺术,以既高贵又通俗、既考究又自然地呈现在音乐舞台,以求超越东西方“诗”与“歌”在审美上的差异和偏见,取得精神境界上的和谐统一。
  但范竞马坦言,推广雅歌目前遇到的最大难题就是缺乏新作,他期待更多优秀艺术家能参与其中,创作出技术含量高超、具有思想深度、展现中国文化自信的当代作品,使中国艺术歌曲得以传承与发扬。

  让演唱如平时说话一般自然
  范竞马擅长意、法、英、德、俄五门外语、主演过五十多部歌剧、被世界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多明戈誉为“近十年来欧洲罕见的男高音”。很多人好奇,已经享誉国际声乐界的他为何近年将艺术事业转向演唱“小歌”?“我认为,作品没有大小之分,只要它是好的音乐。”范竞马称,他对国风雅歌的推崇源自2008年的一次顿悟。
  那时,他感觉在演唱中文歌曲时,自己的声音和语言并不搭配,为了突破局限,2008年,他与荷兰奇诺唱片公司合作录制 《我住长江头》——这是第一张由外国唱片公司在全球发行的中国艺术歌曲和民歌录音专辑。期间,他发现担任伴奏的荷兰钢琴家每当他唱闭口音就会做鬼脸,当他唱到“日日思君不见君”时对方更是猛摇头。原来,这位著名的外国声乐指导认为,声音靠后才好听。
  “可这样唱就不像我们说中文了。”经过这次“文化碰撞”,范竞马感悟,美声教学往往根据西洋歌曲的演唱习惯发声,但在演唱中文歌曲时,声音应当尊重中国汉语的发声规则。可是,如何让外国听众听了不觉得别扭?身为演唱者,范竞马认为自己还需在中文演唱上下功夫。在推广国风雅歌的过程中,他通过一次次实践,使歌曲的呈现逐步在咬字用声上形成规范,以便中国雅歌在世界舞台上的推广。
  “我想找到一种声音,它建立在中文语汇的基础上,发声方法尽量避免歌剧范。”范竞马认为歌唱国风雅歌应像我们平时说话一样自然,只是这种说话经过了审美的过滤。“如果唱还不如说,那唱来做什么?”
  一首勃拉姆斯的 《摇篮曲》为演唱会画上句号。“音乐是需要静听的。”范竞马但愿借这恬静的歌声伴随观众步入梦乡。这首被世界各地的艺术家演绎出无数版本的艺术歌曲也寄托了他对中国雅歌的期待。“我希望在有生之年,也能看到有一首中国歌曲如它一样不分国界,广为传播。”
 
  • 上一篇  士兵大合唱
  • 看谁有戏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