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媒体报道 >

媒体报道

著名青年钢琴家肖荻“镜花水月”钢琴独奏会圆满落幕

发布时间:2017-07-20 作者:廖薇 来源:中山日报 点击:

著名青年钢琴家肖荻“镜花水月”钢琴独奏会圆满落幕
在同一片“月光”照耀下东西方音乐交融宛若天成
       从大师班、艺术之门讲座再到星期二艺术沙龙的音乐独奏会。一连三天,著名青年钢琴家肖荻为中山高雅艺术推广不遗余力。7月18日晚,文化艺术中心小剧场内,命名为“镜花水月”的钢琴独奏会为此画上圆满句号。来自东西方的一系列与水、月、镜相关的曲目相互交错编排,“我希望通过这种不寻常的编排,让观众感受到东西方文化的碰撞,更是让大家体会到两者之间在意蕴上的相通。”演出前,这位精灵般的广东妹子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她称,本次中山之行的最大收获来自一本中山民歌集。她计划以此为创作素材,与外国现代舞团跨界合作。

  愿做东西方文化交流的使者
  身材娇小的肖荻坐在巨大的三角钢琴旁,双手轻舞,开始施展她的魔法,以音乐营造一片月色朦胧。一曲贝多芬《月光奏鸣曲》开场后,便是广东人倍感亲切的《平湖秋月》,巧妙的是,吕文成这首曲子的最后一个音正是下一首德彪西《月光》的首音。两首曲子一气呵成,竟然宛若天成。
  纵观全场音乐会的编排,可见肖荻的编排用心。与月、水、镜子主题相关的作品紧扣“镜花水月”的音乐会名称。在大量来自西方的印象派作品中,还有中国曲目《平湖秋月》和《浏阳河》。肖荻解释,如此将两种文化的音乐肩并肩地放在一起演奏,希望让观众感受到他们在意蕴上的相通。在吕文成的秋月中,你可以发现德彪西式的梦幻与哀愁,而德彪西作品中大量的全音阶和东方幻想,无不倾诉着他对中国文化的喜爱——二十世纪初,他在巴黎的世博会上邂逅中国工艺品,从此成为东方文化的铁杆粉丝。   
  “如此编排也缘于我的人生背景,在欧洲生活十二年后,我从遭遇种种不适应,开始质疑国外的月亮是否更圆,到后来发现真善美乃是人类的共同追求。”从两位不同时空的音乐大师的心灵相通中,我们可以发现,东西方文化的桥梁一直存在。肖荻愿能成为文化使者,让东西方音乐在同一灵感下碰撞。

  练琴不是练手,而是锻炼脑耳心
  除了演奏,肖荻还热心教育。她不仅在伯明翰音乐学院担任中国区面试官,在多所国内外大学担任客座教授。还于去年通过微信公众号开办Didi空中音乐教室,身为一个孩子的母亲,她如何拥有那么多的能量?“我感觉自己每天四十八小时才够用,不过,因为是做自己热爱的事情,每天都不觉得是在工作。”只要安排好时间,你可以有无限的能力。  
  肖荻称,她之所以对教育情有独钟,一方面教育与表演可相辅相成,一方面感念恩师当年的教诲。“星海音乐学院的已故导师亚历山大对我影响深远,因为他的引导,我才从一个不被看好的学生走到今天。这促使我希望能为更多琴童做事。一个老师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肖荻称,很多年轻人对前途迷茫,只听周围人告知其应该如何去做。想当年,她也遭遇过种种质疑的声音,但她始终坚信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她希望能以自己的经历鼓励更多年轻人勇敢追梦。
  通过网络平台,肖荻每星期制作公益视频讲座,分享她的学琴心得。“我的教学理念是练钢琴不是练手,而是锻炼脑子、耳朵和心。追求手指的更高更快更强并不能使人成为音乐家,很多孩子因此成为不爱音乐的匠人,我希望纠正这个风气,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  
  在肖荻看来,音乐的真正意义在于能给予人精神上的慰藉和温暖。“音乐可将我们从平凡世界带至另一个时空,让我们得以畅游。”

  中山民歌将成未来创作元素
  谈及这次与中山音乐爱好者的交流,肖荻表示,感觉中山的琴童都很刻苦,小小年纪已达到相当的程度,但到了某个阶段,这些孩子往往遭遇瓶颈期,尤其在对音乐的把握和内容的理解上,需要在细节上加以提升。她建议中山的琴童拓宽视野。“在网络时代的孩子比我们当年求学时更多便利,你可足不出户便与各地的专家学者交流。”
  身为伯明翰音乐学院的面试官,她表示,外国音乐院校除了关注学生的技术水平,还会综合考量他们的音乐潜力、沟通能力、学习目的和英语水平。“技术与音乐感好比钱和品位的关系,需要很好地平衡。”她接触到许多国内考生技术不错,但缺乏文化素养和个人想法。她的欧洲学生则往往表现得很有主见。“他们会将学过的曲目列好清单,告诉我他们的兴趣和计划。”相比,中国学生欠缺独立思考的能力,往往是等老师来告诉他们应该学什么。

  肖荻称,这次中山之行的最大收获是市文化艺术中心主任林凤群赠与她的中山原生态民歌集。其中的咸水歌、白口莲山歌等都引发她浓厚的兴趣。“以前我在国内很崇洋,走出国门后才感觉中国文化的源远流长。很想补习一些自己所不知道的中国东西。我希望能在这本歌集中获得创作的素材和灵感。”肖荻目前在欧洲有多个合作项目,其中包括和现代舞编舞者的跨界合作,对方希望将中国武术融入舞蹈,而她正想运用中国元素创作钢琴曲。这或将成为她将广东音乐推向国际舞台的一次尝试。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