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阮]不只这么精彩

 
 
  1月7日,周二艺术沙龙迎来了“时尚品弦”的五位美女阮琴演奏家,在两个小时的演出中,五位演奏家为观众们接连献上《西域行》、《剑器》、《送别》、《潮乡行》、《孤芳自赏》、《爱的罗曼史》、《雪域经幡》等十三首不同民族、不同风格、不同演奏形式的阮乐曲目,以出色的技巧将传统弦乐完美代入进复杂的现代演出形式中。
  一师四徒成立“时尚品弦”
  几颗沉着厚重的音符尚未落定,灵巧且清冽的疾奏就如风沙撩起连片的音幕。暗淡的冷色灯光中,琴弦上接连抖落出的音符有若连接成云的黄沙,记者闭目遐想,脑中场景随琴弦跃动而逐渐清晰……来自龟兹粟特的商旅在蹒跚的骆驼上演奏手鼓,疲惫的胡人遥望汉关不禁欣喜异常,进而高歌旋舞,丝路上,欢声与驼铃朝着日出的方向绵延渐远……
  “时尚品弦”阮重奏组的亮相曲目《西域行》极具意境和画面感,由中国传统乐器演奏出的西域风情将“阮”渲染得神秘且美丽,在场观众的好奇心和激情都被音色各异的数种阮充分调动起来,然而观众们更感兴趣的想必就是“时尚品弦”这支完全由女子组成的阮重奏组合。
  “时尚品弦”阮重奏组是在上海民族乐团阮声部的基础上组建而成的。成员五人,其中领衔主奏刘波是其余四名成员的老师,刘波是国家一级演奏员,是上海音乐学院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科班中阮专业学士,也是我国第一位获得全国阮乐大赛第一名的阮演奏家,现为上海民族乐团阮声部首席,上海音乐学院、上海同济大学等多所大学客座教授。
  刘波曾首演《临安遗恨》、《塞外音诗》、《阿尼玛卿山》等大型中阮协奏曲,为阮乐器的普及和提高起到了示范作用。而她的学生们也实力不俗,个个都是能够担起独奏大任的阮演奏家。
  “时尚品弦”之所以称为时尚,一方面与成员的年纪有关,另一方面也和乐团的宗旨有关——阮重奏并非简单的“组合”,而是一种融合,传统的阮乐兼备了西方器乐重奏缤纷繁复的功力,与时俱进,时尚却不轻浮。而“品弦”则是多种弦鸣器乐必备的发声部件,象征着“阮”本身。
  “阮”来如此——阮的发展历史
  本期艺术沙龙的主题是“阮在中国民族器乐中的重要地位及文化独特性”,在探讨这个问题之前,很有必要明确阮是何种乐器。
  阮琴,又名阮咸,简称为阮。圆箱长颈,四弦,兼具弹拨乐和打击乐双重演奏效果,历经二千余年的发展演变如今依然在中国民乐器家族中占据重要地位。
  在公元五世纪波斯梨形琵琶传入中国并广泛流传之前,阮被称为琵琶,后来被改称为“阮”是在宋代,乐师为了将这本土的圆形琵琶与波斯梨形琵琶区分开,遂以中国历史上擅长演奏圆琵琶的西晋文学家、竹林七贤之一的阮咸之名为其新名称,后来国人习惯将阮咸简称为阮,阮这称呼遂延续至今。
  阮的来历一向争论颇大,一说认为是西汉时从龟兹国传入中土,另一说认为是汉武帝时期中土乐师参照筝、琴、卧箜篌等乐器研制的。不论阮琴来自何方,其历经千年发展,已是中国民乐体系中不可分割的要素,众多音乐中都有阮的身影,阮的直系子嗣月琴也已遍布中国各大剧种,上至国粹京剧,下至即将灭绝的冷门剧种华阴皮影戏老腔。
  阮一如胡琴、琵琶、笛箫等乐器,在漫长的历史中随着中国人的审美追求和对音乐的理解发生着演变和进化。现存最早的阮实物是存放于日本奈良东大寺正仓院里的螺钿紫檀阮咸,此阮为遣唐使带往日本的,造型装饰华丽,若与当代阮进行对比会发现此阮琴颈更细,品数则比当代阮少了十个,因此音域要相对狭窄,音阶也不完备。
  当代阮是在近现代民乐改革风潮中形成的,改革后的阮都为四弦,因为采用了金属弦、音箱扩充,音量因此得以增大,音域则因品位增加至24个而扩展到三个八度以上,完全遵循了十二平均律,因此半音俱全,可任意转调。在演奏技巧上,阮除了收录传统指法外,还吸收了其他中、外弹拨乐器的技法,大大丰富了阮的表现力。
  “阮”超想象——演奏的万能手
  既然是中国的传统乐器,阮在演奏中国风格曲目时自然是最为合适的。
  本次演出中的第二首《剑器》是一首强调“中式意境”的曲子,是现任天津音乐学院校长的作曲家徐昌俊在上海音乐学院就读时所作。虽然是现代派作品,但表达的内容却是根据杜甫 《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一诗改编的,因此具有诗意。
  该曲旨在展现舞剑者出神入化的技艺,酣畅的演奏给记者一种时而紧张时而放松的奇妙感觉,这种不拘于形式的曲子整体上意境独特,舞剑者的一举一动甚至可以被乐音完美地传达,当然这大多都归功于演奏者水平的高超。
  而第五首《潮乡行》是著名音乐家瞿春泉根据潮州音乐元素创作的曲目,本曲由沙漠和王瑶两位演奏家使用中阮演奏,整体感觉有种对唱似的情趣,潮州歌曲古朴且优美抒情的特质也被阮恰到好处地表达。
  不像琵琶或三弦那样,阮的声音虽然优美却并无太多个性,因此在与众多其他乐器合奏时融合度很好,其音色甚至兼具有许多其他弹拨乐器的感觉,可见其适应性之广。比如第七首,吉他名曲《爱的罗曼史》,若是闭目感受相信会有不少人误以为是吉他在演奏;而在第十二首《俄罗斯组曲》中,阮琴合奏出了俄罗斯传统乐器巴拉莱卡琴的感觉,将《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故乡的街》表现得“俄味十足”。
  阮重奏之所以能胜任如此丰富的风格,正是因为阮不是单一的乐器,而是一个乐器族。
  古代中国之所以没有形成西方那样的交响乐形式,很大程度是因为缺乏成体系的乐器品种,就像提琴,西方有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倍大提琴,从高音到低音,声部一应俱全,而中国缺乏这样的民族乐器。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各大民乐团相继成立,对于民族乐器的开发进入一个高峰。阮琴由于其柔和温暖融合度高的声音特质因而受到额外的关注,这半个世纪就是阮琴家族形成的时期,中阮、高音阮、小阮、大阮、低音阮等应运而生,此后,阮族正式成为几乎每个民乐团都必不可少的配置,足可见阮在民族乐器中的重要地位。
  “阮”无止境——阮乐代表作再演绎
  “阮虽是中国的古老乐器,但历史上阮这个乐器从未真正兴旺过。就目前状况来看,阮被音乐界认可的优秀作品还是太少,而优秀作品是决定一个乐器兴衰与传承的重要基础。”说这句话的人是中国著名阮演奏家、作曲家、中国新世纪音乐“拓荒者”刘星。
  和刘星所见略同的还有著名作曲家、艺术沙龙的老朋友甘霖,甘霖也认为当今专门为阮族所做的曲子实在不多,也几乎没有专门为阮族作曲的作曲家。在民乐及民乐团中享有重要地位的阮受到这般待遇确实有些让他感觉匪夷所思。
  本次演出,时尚品弦就演奏了三首刘星的阮乐代表作——《孤芳自赏》、《天地之间》和《山歌》。作为中国新世纪音乐和阮演奏界极具分量的人物,刘星的曲子品质是毋庸置疑的,时尚品弦的演出水平虽是上乘中的上乘,但可贵之处在于时尚品弦并没有原封不动地演绎原曲,而是加入了自己的演绎好理解。其中,《孤芳自赏》一曲给记者印象最深,该曲出自刘星1999年发行的同名专辑,现场演奏版由于缺少洞箫等乐器的和鸣以及后期处理,因此整体意境可能会稍逊于录音版本,但在技巧上却呈现出了自己的风格,这种“再演绎”的确是有所建树的。
  而第十一首《雪域经幡》可以说是本场演出中最具分量的曲目了,此曲是甘霖在2008年应时尚品弦要求,专门为其编创的乐曲,更是甘霖为阮乐献上的一份厚礼,该曲无论快板、慢板的诠释难度都极高,时尚品弦就是凭借此曲在2010年全国阮乐大赛中夺冠。本次为韩雪使用中阮的独奏,说此曲难度极高不是没有道理的,但正是高难度才显示出了阮花样繁多的演奏手法,演奏初以手抹弦竟制造出风雪的音效,而此后弹拨琴码后方琴弦的方式更让记者感觉耳目一新。
  在演出的间隙,刘波与观众进行了互动,一名观众的问题倒出了所有想自学阮的朋友们的心声——“阮自学容易吗?”刘波认为,阮属于有“品”的弹拨乐器,音高音准比较容易掌握,因此相对来说好上手,建议想自学的朋友们尽管去尝试。阮是一门有着悠久历史,但在当代才迎来黄金时代的乐器,如今能有更多的人去喜爱去学习阮,这无疑是一大幸事。

门票预售

售票热线:0760-88223666

售票地点:文化艺术中心售票厅